当前位置: 北流今日头条之窗 > 社会 >
2019 05-20

创新驱动缝合科技经济“两张皮”

Comments 阅读:

 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,而创新必须依赖市场主体。

  从经济运行的一般规律来看,企业是市场的绝对主体。相对其他主体,企业离瞬息万变的市场更近,更贴近生产一线,更了解市场需求,由企业主导的创新,都是市场驱动,直接面向产业需求。这不仅意味着企业具备强烈的创新动力,而且创新成果直接面对市场,有利于优化创新资源配置。要让企业成为技术创新主体地位,支持企业增加研发投入,需要更多政策和举措支持。

  5月14日,全国政协在京召开“创新驱动发展”专题协商会。会上,委员们普遍认为,我国企业的创新活动不均衡不充分,仍需在发展中继续完善。为此,委员们提出了一些意见和建议,希望加快建立以企业为主体、市场为导向、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,为企业搭建创新创造、提质增效的平台,促进企业成为技术创新决策、研发投入、科研组织和成果转化的主体。

  科技创新是现代产业体系的核心动力,企业是技术创新主体。

  近年来,我国很多企业在积极推动科技创新,加大科研投入,培养使用人才,组织科技攻关,自主研发等方面做出了很大的努力,为加快企业转型、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及带动经济发展方面作出了贡献。

  然而,在卢春房院士看来,不论国企还是民企,还有相当一部分企业创新能力不强,鲜有创新成果。

  究其原因,卢春房分析认为,企业的创新动力不足、创新投入不够、方向目标不准。

  卢春房说,从动力上来看,有些企业,特别是有的国有企业认为创新是国家的事,本企业能把别人的成果用好,把产品质量管好就行,懒得去费那么大劲;有的认为创新是长远任务,花了钱也收不到成效,才不给别人做嫁衣;有的认为创不创新都能活。从投入看,华为公司在2017年投入的研发资金占销售收入的15%,而一些国企的研发占比还不到0.3%。

  赖明院士在调查中也发现,国内大多数企业研发投入不足以支撑高质量发展,不足以支持发展企业核心技术,特别是很多大型国企、央企的研发投入与其庞大的营业额相比微乎其微。“近年我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研发强度(R●D经费支出与主营业务收入比)仅1%左右,2017年为1.06%。另外,随着近年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,企业效益下滑,企业对研发投入的增幅持续回落,2017年增速为12.5%,还不到2011年增速26.9%的一半。”

  充分发挥企业科技创新主体作用,提升企业的科技创新动力和能力,要从哪些方面入手?卢春房认为,应鼓励企业加大科研投入、科研成果的占比,并对投入低、多年没成果的企业和企业家一票否决。另外,要制定统一的科技创新评价指标,定期评价发布,鼓励先进,鞭策后进。

  赖明则建议,中央和各级地方财政持续不断加大科技投入,进一步提高GDP中用于研发活动的经费比例,力争研发强度尽快达到2.5%以上。引导大型国企、央企发挥行业科技引领示范作用,完善企业技术创新激励和约束机制,加大基础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投入,加强与高校、科研院所及民营企业的合作。完善人事、财税、金融等激励政策,着力夯实基础研究,为创新驱动发展提供核心动力。

  在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过程中,科技成果产业化是关键的一环。

  由于科研院校与企业是两种性质的机构,两种不同的文化与评价标准,科技与经济“两张皮”的问题一直未有效解决,成为制约创新驱动发展的一大障碍,表现为很大一部分技术成果难以转化为现实生产力,技术创新活动难以实现经济效益,大量技术资源浪费。

  如何解决这个科技经济“两张皮”的核心问题?

  刘忠范院士提出探索“研发代工”推动产业链与创新链结合的新模式。他表示,这种新模式有三个显著的特点:首先是问题导向,直接把着力点放在“治疗”政产学研结合的平台缺失、科技创新机制不活的“硬伤”上;需求导向,以回应民生需求、提高企业竞争力、增强国防力量作为科技创新的方向,直接提高科技创新转化为生产力的效率;战略导向,将促进科技与金融融合、军工与民用融合、产业与院所融合作为重要战略,切实推动创新驱动提质增效。

  郑兰荪院士则建议以院士工作站促进“产学研结合”。他表示,在企业建设院士工作站是各省“产学研结合”的重要抓手,院士及其研究团队的研究水平并不等于解决企业实际问题的能力。企业只有充分信任相应研究团队的努力和能力,才可能为合作项目付出实质性的研发投入。“‘产学研合作’要较快产生成效,研究团队需要先从了解和解决企业的技术需求入手,再逐步从‘被动’至‘主动’,转化适合企业需求的研究成果。”

  “通过军民深度融合,一方面以军事需求为牵引,带动核心技术研发和成果应用;另一方面将军事领域尖端技术转移到量大面广的竞争市场,形成可持续发展产业。”陈左宁院士表示,面向国力竞争和国家战略,许多国家和地区都采取军民融合的方式来推动科技创新,促进科技成果转化,“建议按照军民融合发展战略的要求,把重要领域军民两地的顶层规划、科研、建设部署、运营管理、服务保障等方面都统筹起来,加强军地技术人才交流互动,促进军民科技成果共享和转化应用。”

  “创新就是生产力,企业赖之以强,国家赖之以盛。”建立新的以企业为创新主体的科技创新体制,仍然任重而道远,这需要所有相关的人长期坚持不懈的努力,才能结出最终的硕果。

 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,而创新必须依赖市场主体。

  从经济运行的一般规律来看,企业是市场的绝对主体。相对其他主体,企业离瞬息万变的市场更近,更贴近生产一线,更了解市场需求,由企业主导的创新,都是市场驱动,直接面向产业需求。这不仅意味着企业具备强烈的创新动力,而且创新成果直接面对市场,有利于优化创新资源配置。要让企业成为技术创新主体地位,支持企业增加研发投入,需要更多政策和举措支持。

  5月14日,全国政协在京召开“创新驱动发展”专题协商会。会上,委员们普遍认为,我国企业的创新活动不均衡不充分,仍需在发展中继续完善。为此,委员们提出了一些意见和建议,希望加快建立以企业为主体、市场为导向、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,为企业搭建创新创造、提质增效的平台,促进企业成为技术创新决策、研发投入、科研组织和成果转化的主体。

  科技创新是现代产业体系的核心动力,企业是技术创新主体。

  近年来,我国很多企业在积极推动科技创新,加大科研投入,培养使用人才,组织科技攻关,自主研发等方面做出了很大的努力,为加快企业转型、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及带动经济发展方面作出了贡献。

  然而,在卢春房院士看来,不论国企还是民企,还有相当一部分企业创新能力不强,鲜有创新成果。

  究其原因,卢春房分析认为,企业的创新动力不足、创新投入不够、方向目标不准。

  卢春房说,从动力上来看,有些企业,特别是有的国有企业认为创新是国家的事,本企业能把别人的成果用好,把产品质量管好就行,懒得去费那么大劲;有的认为创新是长远任务,花了钱也收不到成效,才不给别人做嫁衣;有的认为创不创新都能活。从投入看,华为公司在2017年投入的研发资金占销售收入的15%,而一些国企的研发占比还不到0.3%。

  赖明院士在调查中也发现,国内大多数企业研发投入不足以支撑高质量发展,不足以支持发展企业核心技术,特别是很多大型国企、央企的研发投入与其庞大的营业额相比微乎其微。“近年我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研发强度(R●D经费支出与主营业务收入比)仅1%左右,2017年为1.06%。另外,随着近年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,企业效益下滑,企业对研发投入的增幅持续回落,2017年增速为12.5%,还不到2011年增速26.9%的一半。”

  充分发挥企业科技创新主体作用,提升企业的科技创新动力和能力,要从哪些方面入手?卢春房认为,应鼓励企业加大科研投入、科研成果的占比,并对投入低、多年没成果的企业和企业家一票否决。另外,要制定统一的科技创新评价指标,定期评价发布,鼓励先进,鞭策后进。

  赖明则建议,中央和各级地方财政持续不断加大科技投入,进一步提高GDP中用于研发活动的经费比例,力争研发强度尽快达到2.5%以上。引导大型国企、央企发挥行业科技引领示范作用,完善企业技术创新激励和约束机制,加大基础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投入,加强与高校、科研院所及民营企业的合作。完善人事、财税、金融等激励政策,着力夯实基础研究,为创新驱动发展提供核心动力。

  在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过程中,科技成果产业化是关键的一环。

  由于科研院校与企业是两种性质的机构,两种不同的文化与评价标准,科技与经济“两张皮”的问题一直未有效解决,成为制约创新驱动发展的一大障碍,表现为很大一部分技术成果难以转化为现实生产力,技术创新活动难以实现经济效益,大量技术资源浪费。

  如何解决这个科技经济“两张皮”的核心问题?

  刘忠范院士提出探索“研发代工”推动产业链与创新链结合的新模式。他表示,这种新模式有三个显著的特点:首先是问题导向,直接把着力点放在“治疗”政产学研结合的平台缺失、科技创新机制不活的“硬伤”上;需求导向,以回应民生需求、提高企业竞争力、增强国防力量作为科技创新的方向,直接提高科技创新转化为生产力的效率;战略导向,将促进科技与金融融合、军工与民用融合、产业与院所融合作为重要战略,切实推动创新驱动提质增效。

  郑兰荪院士则建议以院士工作站促进“产学研结合”。他表示,在企业建设院士工作站是各省“产学研结合”的重要抓手,院士及其研究团队的研究水平并不等于解决企业实际问题的能力。企业只有充分信任相应研究团队的努力和能力,才可能为合作项目付出实质性的研发投入。“‘产学研合作’要较快产生成效,研究团队需要先从了解和解决企业的技术需求入手,再逐步从‘被动’至‘主动’,转化适合企业需求的研究成果。”

  “通过军民深度融合,一方面以军事需求为牵引,带动核心技术研发和成果应用;另一方面将军事领域尖端技术转移到量大面广的竞争市场,形成可持续发展产业。”陈左宁院士表示,面向国力竞争和国家战略,许多国家和地区都采取军民融合的方式来推动科技创新,促进科技成果转化,“建议按照军民融合发展战略的要求,把重要领域军民两地的顶层规划、科研、建设部署、运营管理、服务保障等方面都统筹起来,加强军地技术人才交流互动,促进军民科技成果共享和转化应用。”

  “创新就是生产力,企业赖之以强,国家赖之以盛。”建立新的以企业为创新主体的科技创新体制,仍然任重而道远,这需要所有相关的人长期坚持不懈的努力,才能结出最终的硕果。

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,您可推荐给你的朋友哦!

上一篇:湖州:社会服务折抵罚款助力城市文明建设 下一篇:报考盲校屡因体检受阻 视障群体能否实现“教师
  • [社会]报考盲校屡因体检受阻 视
  • [社会]创新驱动缝合科技经济“
  • [社会]湖州:社会服务折抵罚款
  • [社会]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有力
  • [社会]大力发展社区社会组织 创
  • 公益广告